闪光的人
来源:《中国民族报》 马力 发布日期:2022-04-30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百名劳动模范——一个闪光的群体,站在五月的花海里,站在钦敬的目光中。

  这是2021年五一前夕,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百名劳模图片展。

  图片,黑白的、彩色的,一张一张地显示着丰富的神情。我凝视劳模们的眼睛,深处有光,心灵的光。

  名字,熟悉的、陌生的,一个一个地印在共和国的史册上。我默记劳模们的勋劳,心头发热,情感的热。

  这样的光和热,燃亮一盏盏理想的灯。

  一条精神通道伸往远方,如同铺满阳光的长安街连接大江南北。

  让我来说说我心中的几位吧。

  吴运铎,人民兵工事业的功臣、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在完达山的帐篷里,在兴凯湖的渔舍中,我曾借着油灯的微光,读到他的自传体小说《把一切献给党》。记得封面上,一个战士举臂握拳,在鲜红的党旗前宣誓,那坚毅的、向着胜利日子的表情印入我心,雕刻般地深。他的眼神告诉我,什么是信仰。

  书写生命史,吴运铎高昂地弹奏用红色激情谱出的战歌,每个字都是跳跃在奋斗路上的响亮音符。书中洋溢的英雄气概,在王式廓、尚沪生、李宗津、罗工柳、顾群绘制的插图中,完美地表现。中国工人出版社印行的这部文学传记,对我的成长发生过深刻影响。

  那样的年代,炼成了钢铁般的人。

  王进喜,高擎中国石油工业旗帜的人。我在大庆时,曾两次走进铁人王进喜纪念馆。王进喜手握刹把的雕像昂立在馆前的平台上,粗实的臂膀充满力量。记忆是深久的,苍莽荒原上,刚毅的姿影永不会让时间抹去。我神思的帆翼,飞返艰辛的创业史。当年进行油田开采试验打第二口油井时,在强大的高压液柱冲出井口的危急关头,王进喜跳进泥浆池,挥臂搅拌水泥,最终制服了井喷。钻机又强劲地轰鸣,仿佛重生的歌唱。他那纵身一跃,是最壮勇的瞬间。冰雪中的人们,胸间猛地燃烧起驱走寒冷的火。

  钢铁般的人,内心的柔情也似明净的水。他爱听秦腔——这是他的家乡戏。电唱机上的唱片悠悠转动,送出《断桥》《拆书》《杀船》《虎口缘》《三击掌》《后三对》《庞涓搜府》《丫鬟断案》和《火焰驹·传信》等秦腔曲。这些秦腔剧本,也教他识了那么多的字。

  我仰望图片上的松基三井完钻喷油纪念碑,浮想那壮观的一幕:棕褐色的工业油流不再沉睡,冲破冻土的禁锢,朝天迸涌。那时呀,苍老的松辽盆地苏醒了,石油工人们兴奋的欢呼惊动旷野,震荡苍穹。高高的井架镀上灿烂的霞彩,世代的梦想,朝日般升起。

  梁军,新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70多年前,她驾驶着拖拉机,在北大荒的原野上辛勤耕垦,犁铧下泥香飞散。青春的歌声飘响于边疆的天空:“看,我们的拖拉机,牵引着铁犁,耕起了草原万里,我们是生产能手。开哟,开哟,开遍了祖国的大地。”

  1950年6月,来自祖国四面八方、在黑龙江省德都县萌芽学校经过培训的姑娘们组成了我国第一支女子拖拉机队,萨仁和索耀尔玛来自内蒙古,朝鲜族姑娘小李来自吉林,袁如芬和徐霞来自上海……梁军当了队长。那年8月,《人民画报》的封面人物,选中梁军和她的助手:二人头戴圆顶工作帽,身穿背带式工装裤,在田野间微笑。高天上的白云,衬着红润的面庞。

  小兴安岭南麓的德都,就是今天的五大连池。

  1952年,朱德总司令视察通北农场时,夸女子拖拉机队是“北大荒的女儿”。

  拖拉机,东北的一些地方称它“火犁”,突突开起来,大轮子一转,跑得不慢。一路响声震耳,车头的管子腾腾冒白烟。苏联、德国、英国、法国、日本造的火犁,梁军都开过。1959年11月,河南洛阳第一拖拉机厂生产出第一批东方红54型拖拉机,运到黑龙江。剪彩仪式是在哈尔滨郊区办的。看见国产的拖拉机,梁军那个乐呀,跳进驾驶室,痛快地开起来。这个场面被记者抓拍,第三套人民币上的女拖拉机手,原型就是这张照片上的她。

  照片上的她,握紧方向盘,驶向广袤的三江平原,扑进黑土地的暖怀。

  跟梁军一起工作过的刘瑛,把心留在了垦区。“开荒可美了。黑油油的土地都翻过来,闪闪发光,和缎子一样,太阳一晒,黑土的香味,直到现在我做梦还能闻到。”当初,刘瑛从北京前门火车站直奔黑龙江寻找梁军。那时,她才十几岁。我去东北那会儿,也是这个年纪。

  我想对梁军和她的战友说:我们都是北大荒人。

  立于查哈阳农场的“女拖拉机手”雕像,是一尊开拓者的丰碑。

  张云泉,信访工作的“一号接待员”。江苏省信访局,是他尽职的岗位。身任巡视员的他,朝夕勤劬,贴着人民的心做事,时时听得见群众的呼吸,真是“放得下架子,扑得下身子,受得了委屈”。声声话语像幸福的暖泉从他心底流出,春水般润入百姓的心田,浇绿了大家的生活。在他的心目中,没有哪个角落应该漠视,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有尊严。

  我在浦东干部学院听过张云泉的课,课件至今还留着。我忘不了他在那堂课上讲的最后一句话:“弱者微笑,我就快乐!”

  那天课间,我跟他有过短暂的交谈,感到他是个温和的人。

  还有许多人,在功劳簿上都找得到他们的姓名。多少劳模,用多彩的颜色描画大地春景。劳动与创造汇成的建设大潮,千里磅礴。在这宽敞的殿堂,细看百名劳模图片展,我所受的感动怎能说得尽?

  有一年,我跟随魏巍来到他战斗过的雁宿崖和黄土岭。远眺狼牙山峰,遥忆抗日岁月,我望着老战士临风骋怀的身影,想到他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朋友们,用不着繁琐的举例,你已经可以了解到我们的战士是怎样一种人,这种人是什么一种品质,他们的灵魂是多么的美丽和宽广。他们是历史上、世界上第一流的战士,第一流的人!他们是世界上一切善良人民的优秀之花!是我们值得骄傲的祖国之花!”

  辉煌的功勋,被英雄创造;英雄的创造,被时代铭记。远去的劳模,我们追寻;身边的劳模,我们同行。

(编辑:文静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荷花绽泉城  民舞谱华章
  • 美丽家园
  • 感悟民族文学的独特魅力和时代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