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埃联合对孟图神庙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来源:《光明日报》 贾笑冰 发布日期:2020-08-28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2018年11月29日,对于中国和埃及两个具有古老文明的国家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埃及文物部的考古工作者在埃及卢克索地区卡尔纳克北的孟图神庙遗址上举行了简短的开工仪式,中埃历史上首个联合考古项目正式启动。近日,中埃联合考古队发布了阶段性成果报告。

  孟图神起源于古代埃及宗教的核心区之一——底比斯(现卢克索)地区的古城埃尔曼特,是古埃及最古老且最为重要的神祇之一。他通常以鹰首人身的形象出现,头饰为太阳圆盘和两根羽毛。象征着力量与繁育能力的公牛是孟图神的动物化身,埃尔曼特的孟图神庙旁就设有专门供奉圣牛布齐斯的场所。关于孟图神最早的记录可追溯到古王国的第六王朝时期(约公元前24世纪至前22世纪),在法老佩皮一世、佩皮二世的金字塔铭文中就有关于孟图神的记录。在同时期的底比斯墓葬中出土了“孟图,埃尔曼特之主”的铭文。古王国衰落之后,经过混乱的第一中间期,约公元前21世纪末,来自底比斯地区的第十一王朝的法老孟图霍特普二世重新统一了上下埃及。法老们相信孟图神有着强大的护佑作用,因此多位法老都以“孟图霍特普”命名,意为“欣喜的孟图神”,此时的孟图神信仰也达到顶峰。但是到了第十二王朝(公元前20世纪至前18世纪),随着阿蒙神的逐渐兴起和强大,孟图神作为底比斯主神的地位最终被取代。到了新王国时期(约公元前16世纪),孟图神“底比斯之主”的名衔得以保留,并开始以勇猛善战的战神形象出现在文献中。

  卢克索地区卡尔纳克北的孟图神庙就修建于新王国阿蒙霍特普三世统治时期,约公元前1391年至前1353年。现在的孟图神庙遗址实际上是一个以泥砖围墙围护起来的方形区域,在这个区域中是一组包括孟图神庙在内的宗教建筑群,其他建筑还有玛阿特神庙、哈普拉神庙、圣湖、高台建筑、北大门以及六座奥西里斯神殿。自开工以来,中埃双方团队成员一直以孟图神庙区为中心,开展了清理、发掘工作。特别是第二个工作季度(2019-2020发掘季),孟图神庙区的考古发掘、铭文研究和修复保护均取得了初步成果。在第二个工作季度中,考古队在遗址中选取了两个工作区域,总共发掘了2000平方米:区域1位于南围墙处的奥西里斯神殿区;区域2位于孟图神庙西南角与玛阿特神庙相连的部分。

  在区域1内,主要发掘了第二座奥西里斯神殿的柱厅区和第三座奥西里斯神殿的全部。其中第二座奥西里斯神殿柱厅区的发掘结合此前由法国考古队发现并清理的神殿主体建筑资料,得到了第二座奥西里斯神殿的完整布局。柱础石四周凿刻的圣书体铭文大部分已残破不可识读,根据其中一段保存较好的铭文,可以进一步印证该座神殿是由第二十五王朝的圣女阿蒙尼尔迪斯(公元前710年至前678年)为奥西里斯“生命之主”所建。

  第二座奥西里斯神殿以东坐落着第三座奥西里斯神殿。这座神殿建于公元前一千纪左右,其平面布局非常有特色,分为东西两室,其中东室保留有部分浮雕残块,并有明显火烧的痕迹。而根据东室北墙内残留的浮雕形象,可以辨识出一位王室女性成员(圣女)向卡尔纳克的三位主神阿蒙、穆特和孔苏献祭的场景。在神殿入口处有一条宽约2米的石板坡道,向下延伸至南侧的砂岩大门前。该坡道年代较晚,靠近神殿入口处的石板尺寸较小,而接近南侧大门的坡道石板尺寸较大,并且其中有数块石板可辨认出浅浅的铭文与浮雕,应为来自某座年代较早的建筑的重复利用的石块。这类型的坡道可以参照对比普塔甬道西侧的奥西里斯神殿门前的坡道。考古队在第三座奥西里斯神殿还发现了四座柱础,分列于坡道的东西两侧。与其他奥西里斯神殿的柱础形制不同,它们的直径较大,构造特殊,是由内芯、外包石组合而成的复合型柱础。此次发掘初步完善了第三座奥西里斯神殿在平面布局上的认识,但要解决其年代问题和功能定位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古证据。

  在两座神殿的背后(北侧),首次发现了一道东西向的泥砖墙,其西端与孟图神庙区围墙的西墙相接、东侧一直向东延伸,初步推测应该是围护六座奥西里斯神殿的围墙。这道围墙的发现,填补了孟图神庙区建筑布局上的空白。

  另外,在区域1内还出土了大量青铜质地的奥西里斯小雕像;另有一件陶制雕像的腿部残块,上面有手写的圣书体铭文,其中提到“西方之主,奥西里斯”;还有一件小型石制雕像,仅保留有腿部及基座部分,但通过精致的凉鞋与过膝的长裙可以推测是一位地位显赫的女性,极有可能是为奥西里斯建造神殿的某一位圣女。

  在区域2内,考古工作者发掘了泥砖墙体和泥砖地面。其中泥砖地面的发现,为研究提供了准确的年代标尺。这块地面位于孟图神庙西南侧,地面的东端与玛阿特神庙的西墙相连,并且向西一直延伸至发掘区外。地面由相同尺寸的泥砖通过黏合剂平铺而成,较为规整。每块泥砖上都有一个椭圆形的印章留下的印记,里面印有孟图神庙始建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的登基名“Neb Maat Ra”。囿于发掘面积有限,我们还无法确定其性质,但是这一发现对认识孟图神庙区早期的建筑分布起到关键作用。期望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开展,能够完整揭示这一建筑基址,对其形成完整认识和解读。

  为了解整个孟图神庙区的形成过程,考古队在区域2内布设了一条探沟,探沟内发现了古王国甚至更早时期的遗存,出土了陶制网坠、用于冶炼的鼓风管残件等生产工具,暗示了这一区域在更早时应该存在过渔猎营地或村庄,有可能从事过金属冶炼的活动。在早期遗存之下的探沟底部,发现了尼罗河的沉积物,说明尼罗河曾流经于此,这也和近年来剑桥大学团队所做的物探结果相吻合。这些发现对于认识尼罗河的摆动、孟图神庙区古代埃及人的活动方式以及遗址形成过程具有重要意义。

  除发掘工作以外,考古队也对神庙区内早期出土的铭文石刻进行了保护和著录研究。依照埃及考古的传统,考古队建造了水泥平台,将铭文石刻放置在平台之上,隔绝土壤的腐蚀,并起到了展示的作用。针对带有铭文的石构残块,采用统一的石块铭文记录表进行编号、登记和拍照,为日后项目资料库保存影像材料与信息。目前已登记在册的石块约有500块。在统计记录的同时,考古队结合已发表的考古报告和相关研究文章,对失去信息的残块进行识别,并对其中重要的圣书体铭文进行翻译及研究工作。

  孟图神庙区内的建筑以砂岩和泥砖为主,大部分建筑毁坏较为严重,亟待加固与保护。项目组与卡尔纳克修复中心合作,对第二座奥西里斯神殿的主体部分进行了修复工作,对第二座奥西里斯神殿前厅损坏的柱基、第三座奥西里斯神殿遗址内粉化严重的墙体和坡道地面采取及时的加固保护措施,计划在下季度完成对第二座奥西里斯神殿包括前厅、地板和大门在内的整体的修复工作。

  目前,项目组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已顺利通过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的审批,中方成员有望于年底赴埃及继续开展工作。在未来的发掘工作中,项目组将继续共同完成工作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力争能够取得更多的研究成果。

  (作者:贾笑冰,系中埃联合考古项目中方执行领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编辑:闫若之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完整准确贯彻新时代党的治疆方略
  • 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
  • 持续推动全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