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博物馆:用文物讲好“和田故事”
来源:中国民族报 张化杰 阿迪力·阿布力孜 发布日期:2021-01-18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元和元年”铭文锦囊,东汉时期,民丰县尼雅墓地出土。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臂,东汉时期,民丰县尼雅墓地出土。

  陶埙,北朝,于墨玉县采集。

  坐落于昆仑山脚下的和田博物馆新馆,总建设面积13493平方米,馆藏文物包括青铜器、陶器、玉器、钱币等各类文物3272套、9553件,另有约2000件文物标本、660余本古籍,以及近800件民俗类物件。该馆由北京市援建、提升,于2020年“5.18国际博物馆日”开馆纳客。自重新开馆以来,和田博物馆以全新的面貌、丰富多彩的展现形式与互动手段,用珍贵文物展现和田丰厚的历史文化。

  荟萃悠久绚丽的文明图景

  和田地处新疆塔里木盆地南缘,是古代“玉石之路”和“丝绸之路”的重镇,也是东西方文明交往融合的重要通道。而和田博物馆,在历史的长河中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走进和田博物馆历史展厅,一件件散发着古老文明气息的精美文物,似乎诉说着一个又一个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石器、木器、陶器、铜器、铁器、金银器、玻璃器、角器、毛布、丝绸、棉布等,这些不同时代、不同质地的文物各具特色、精彩纷呈,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

  考古队员在民丰县采集的一组砍砸器、敲砸器、尖状器等旧石器时代的生产工具,反映了1万多年前和田居民的原始生活;于田县采集的石核、石片、石叶、石镞等,是和田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策勒县发掘的玉斧、玉杖头,于田县出土的刻化纹陶器、青铜刀,都是青铜时代当地居民生活用具的实物……

  克里雅河北方墓地发现的毡帽、斗篷、皮靴以及草篓,与若羌县小河墓地出土的文物极其相似,都是青铜时代早期和田的历史文化遗存,距今约4000年至3500年。和田博物馆展出的毛织斗篷是3800年前和田居民的主要服装,斗篷比较宽大,与小河墓地发现的斗篷如出一辙,是新疆最原始的服装之一。斗篷用平纹原色粗毛布制成,保存完好,可见当时民众掌握了较高的毛纺织技术。

  通过这些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的文化遗存和珍贵文物,不但能看到当时人们以狩猎采集为主的生活方式,而且能够了解到当时和田地区畜牧业、农业及手工业的发展情况。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臂、“元和元年”铭文锦囊、花草纹护刺绣颌罩等精美丝绸,无疑是和田博物馆展品中的亮点。1995年,考古人员在和田地区民丰县尼雅遗址的墓葬中发现了“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这块汉代织锦出土后不久即被定为国宝,随后列入首批64件禁止出国展览的文物。尼雅遗址出土的“元和元年”铭文锦囊上绣着翼梅花鹿,汉字隶书“元年”字样中间穿插着一些云纹,这是我国现在相当少见的一块织有纪年文字的织锦。

  各种木雕、泥塑、玉雕和陶塑、陶器上的装饰纹样精美,一件长方形的木柱上雕刻着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女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正在翩翩起舞;天真可爱的童子、智慧的老人和各种各样风趣变形的脸谱刻画得惟妙惟肖,猴、马、骆驼、虎、牛、龙、鸟等制作精巧。木质梳篦、盒、手杖、盆、碗、杯等充满生活气息,木门、木柱、木椅等雕刻着三角纹、弦纹、水波纹等纹饰,风格粗犷。

  宋、元、明、清时期的手工艺品在展厅中也很显眼,如铜器、玉石制品、金银装饰上都有繁盛的花卉图案,各类家居饰品以及衣物独具特色,充满生活情趣,反映了和田人民对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

  文化交流融合的历史见证

  在和田这块充满活力的土地上,自古以来,各族人民你来我往、频繁互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共同创造着灿烂的中华文化。

  和田与中原的交流至少在商代就已经开始了。考古人员曾在中原墓葬遗址中发现了大量商周时期用新疆和田玉制作的玉器,其中以河南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玉器最为著名。从汉代至清朝中晚期,包括新疆天山南北在内的广大地区统称为西域。汉宣帝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西域都护府设立,这是西汉中央政府派出管理西域的首个地方机构。在大一统的格局之下,和田与中原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从未停止,特别是中原的丝绸、漆器等深受和田当地居民的喜爱,而五铢钱钱币则是两地经济交流的重要纽带。

  和田博物馆展示的精绝国故址尼雅墓葬遗址中出土的丝绸服饰十分丰富,帽子、巾、袍、裤、裙、襦、衫、靴、袜、手套、装饰品等一应俱全。各种带有几何、植物、动物纹样和人物、怪兽图案的丝毛织品,色彩鲜艳,纹饰精美。据记载,和田有诸多由中原地区传入的丝织品,加之当地纺织业也发展较快,因此被誉为西域的“绢都”。

  木箜篌、木琵琶、陶埙,还有弹着五弦琵琶、演奏卧箜篌和吹横笛的飞天,击鼓、弹琵琶、吹排箫等的陶塑猴子,动作生动有趣,反映了汉唐时期于阗乐舞文化的繁盛,以及西域与中原乐舞文化的相互影响。专家们认为,汉代以前,于阗乐舞就传入中原地区。《西京杂记》中有记载,戚夫人侍高帝,“至七月七日临百子池作于阗乐。”张骞出使西域后,带回了《于阗佛曲》和乐器胡笛,对中原的音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唐代宫廷宴乐《九部乐》中,《于阗佛曲》作为舞曲被列入西凉部音乐,收入宫廷典籍。据古文献记载,在唐代长安曾经活跃着很多于阗音乐家,著名的有尉迟青、尉迟璋等。尉迟青喜欢演奏筚篥,约活动于公元8世纪,唐代段安节在《乐府杂录》中赞扬他吹奏筚篥“冠绝古今”。而尉迟璋尤其擅长吹笙,其技艺在当时首屈一指,琴、瑟、鼓、箫亦样样精通。此外,他还曾参与整理改编唐代宫廷乐舞《霓裳羽衣曲》。

  让文物“说话”,让历史“发声”。和田博物馆通过大量的考古遗存、珍贵文物以及补充图片,全方位地展现了和田历史,多层面地阐释和田文化,实证了和田文化扎根于中华文明沃土,是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本文图片均由阿迪力·阿布力孜提供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新春年味浓
  • 小康路上
  • 聚焦现实、讴歌英雄,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