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唱歌的老热
来源:中国民族报 赵凯 发布日期:2021-04-18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一条小河不断地流淌,青青草原美丽的牧场。我爱你的每座村庄,山高水清人们善良。萨尔布拉克美丽的故乡,泉水给我插上了翅膀,虽然离开你走在远方,但你依然是我的天堂……”这首《美丽的萨尔布拉克》旋律悠扬,歌词朗朗上口,是我的哈萨克族好朋友热合木江·沙吾提作词谱曲并演唱的。我在微信中转发这首歌时,写下了自己的感受:“游子心中的思乡曲,令人向往的人间天堂。”

  认识热合木江,缘于著名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老师。2017年秋,艾克拜尔老师来沈阳讲学,我到火车站迎接,另一个来接站的人就是热合木江。热合木江在新疆驻辽宁工作组工作,当时来沈阳有半年多了。我们微笑着握手,他个头不高,圆圆的笑眼,看起来很亲切。

  都说哈萨克族能歌善舞,我这回算感受到了。接风宴上,热合木江很大方地为大家唱了好几首歌,一曲《好汉歌》唱得气势十足,让人听得热血沸腾。在唱《向天再借五百年》“看铁蹄铮铮 踏遍万里河山”时,他还做出了一手向前牵引缰绳、一手向后快马加鞭的舞蹈动作。我们被他的歌舞感染,也想跟着一起唱跳了。

  我和热合木江的缘分就这样建立起来了。我是漂泊在城市从事文化工作的残疾人农民作家;他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校的教授、法学博士、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尽管我俩的身份相差悬殊,但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他比我大两岁,在公众场合,我称呼他热教授,平时和朋友们提起他,则叫他老热。

  2018年11月,我在央视《新闻联播》上看到老热了。他作为中国专家组成员,正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结合自己的研究成果介绍中国在人权保障领域所进行的探索和所取得的成就。虽然他出发前告诉了我这个消息,但我还是激动得连连为他点赞。

  老热从国外回到沈阳后,我高兴地为他接风。每次见面,他都会请两三位同事一起来,他们远离家乡亲人,负责在辽宁的新疆籍人员的工作、学习、生活等事务,为促进辽疆两地经济社会发展、维护两地社会和谐稳定贡献力量。一次,来自阿勒泰地区的哈那提兄弟讲述了一桩令人非常感动的事情:50多年前,在兰州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一位维吾尔族老人患了重病。同行旅客中,一位20岁左右的汉族护士,对老人进行急救,还把自己身上仅有的几十元钱送给老人作治疗费,在当时,那可是她两三个月的工资啊。老人记住了这位姑娘的恩情,但由于当年信息不发达,两人后来失去了联系。老人临终前,嘱咐儿子一定要找到这位姑娘,表达感谢。就这样,新疆驻辽宁工作组收到了老人儿子的求助信息。由于只知道这位姑娘是辽宁锦西人以及她的名字,找寻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公安部门的帮助下,工作组历经波折,终于使如今已满头白发的姑娘和新疆老人的儿子见了面。

  繁忙的工作之余,老热有时回乌鲁木齐度假,却不能和爱人与孩子见面。他爱人在南疆阿克苏支教,孩子在北京读书。一次在手机视频中看到老热的爱人,我热诚邀请:“嫂子,您放假的时候来沈阳吧。”牛郎织女尚且一年一会,老热在辽宁工作四年,他们夫妻也分居了四年。这几年,我也想邀请老热到我的老家走一走、看一看,可他总是忙于工作,没时间。很多时候,他在省内各地奔波,即便在沈阳,也是晚上下班后才有空相聚。去年夏天,老热的大哥在伊犁老家患病了,他想回家看看,计划从大连起飞,经西安转机伊犁,结果大连这边出现了疫情,他被困在西安了,之后又飞回沈阳隔离。

  今年春节前夕,老热高兴地告诉我,说组织上安排他轮换回新疆了。为此他特意写了一首歌,献给第二故乡沈阳,正如他为家乡伊犁而歌唱。老热把歌词发来让我帮着润色修改,我乐此不疲。经过多番改动,这首《难忘的沈阳》终于完成并录制出来,还发在了网络上:“沈阳好风光,浑河泛碧浪,青年大街流光溢彩的金廊。男子汉热情,姐妹们豪放,拥抱了我,和亲人一样。乌鲁木齐美,盛京沈阳靓,都是我相亲相爱的地方。” 

  这两天,我的手机中又响起老热的歌声:一个人,两首赞美家乡的歌。不知回到家乡的老热是否梦见了沈阳?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荷花绽泉城  民舞谱华章
  • 美丽家园
  • 感悟民族文学的独特魅力和时代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