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莫高窟的青春芳华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日期:2022-05-18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这是4月18日拍摄的莫高窟窟区(无人机照片)。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这是4月18日拍摄的莫高窟窟区。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231窟,杨金礼在修复出现病害的壁画。

  杨金礼今年35岁,他2006年就来到莫高窟,从学徒做起,逐渐成长为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技术服务中心的一名壁画修复工作者。杨金礼每天都会和同事来到洞窟内“面壁修复”,通过专业技术手段解决壁画产生的起甲、空鼓、酥碱等病害,帮助壁画对抗时间的流逝。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231窟,杨金礼在修复出现病害的壁画。

  杨金礼今年35岁,他2006年就来到莫高窟,从学徒做起,逐渐成长为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技术服务中心的一名壁画修复工作者。杨金礼每天都会和同事来到洞窟内“面壁修复”,通过专业技术手段解决壁画产生的起甲、空鼓、酥碱等病害,帮助壁画对抗时间的流逝。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4月19日,王娇在莫高窟第259窟做洞窟记录。

  王娇出生于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7年来,她一直从事敦煌石窟考古报告的编写工作。她参与编写的《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9窟考古报告》,总计30余万字。而根据《敦煌石窟全集》编辑出版计划,这样的考古报告将要做100卷。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4月19日,王娇在办公室整理文字资料。

  王娇出生于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7年来,她一直从事敦煌石窟考古报告的编写工作。她参与编写的《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9窟考古报告》,总计30余万字。而根据《敦煌石窟全集》编辑出版计划,这样的考古报告将要做100卷。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4月18日,在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刘小同在画室内校对白描稿。

  “90后”的刘小同是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一名美术工作者,主要从事敦煌壁画的临摹、研究和创新工作。别人看来可能枯燥的“画像”,却正对他的胃口,画室就是家,除了画画,心无杂念。如今刘小同正和同事们一起,致力于完成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这项工作从2017年开始,预计到2023年结束。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172窟,刘小同在对比临摹壁画的细节。

  “90后”的刘小同是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一名美术工作者,主要从事敦煌壁画的临摹、研究和创新工作。别人看来可能枯燥的“画像”,却正对他的胃口,画室就是家,除了画画,心无杂念。如今刘小同正和同事们一起,致力于完成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这项工作从2017年开始,预计到2023年结束。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2019年11月,王娇在印度一石窟记录图像资料。

  王娇出生于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7年来,她一直从事敦煌石窟考古报告的编写工作。她参与编写的《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9窟考古报告》,总计30余万字。而根据《敦煌石窟全集》编辑出版计划,这样的考古报告将要做100卷。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发(受访者供图)

  2021年6月,刘小同(右二)和同事一起参加文艺活动排练。

  “90后”的刘小同是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一名美术工作者,主要从事敦煌壁画的临摹、研究和创新工作。别人看来可能枯燥的“画像”,却正对他的胃口,画室就是家,除了画画,心无杂念。如今刘小同正和同事们一起,致力于完成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这项工作从2017年开始,预计到2023年结束。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发(受访者供图)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172窟,刘小同在对比临摹壁画的细节。

  “90后”的刘小同是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一名美术工作者,主要从事敦煌壁画的临摹、研究和创新工作。别人看来可能枯燥的“画像”,却正对他的胃口,画室就是家,除了画画,心无杂念。如今刘小同正和同事们一起,致力于完成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这项工作从2017年开始,预计到2023年结束。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4月19日,王娇在莫高窟第259窟做洞窟记录。

  王娇出生于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7年来,她一直从事敦煌石窟考古报告的编写工作。她参与编写的《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9窟考古报告》,总计30余万字。而根据《敦煌石窟全集》编辑出版计划,这样的考古报告将要做100卷。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172窟,刘小同在对比临摹壁画的细节。

  “90后”的刘小同是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一名美术工作者,主要从事敦煌壁画的临摹、研究和创新工作。别人看来可能枯燥的“画像”,却正对他的胃口,画室就是家,除了画画,心无杂念。如今刘小同正和同事们一起,致力于完成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这项工作从2017年开始,预计到2023年结束。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4月18日,在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刘小同在画室内临摹作画。

  “90后”的刘小同是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一名美术工作者,主要从事敦煌壁画的临摹、研究和创新工作。别人看来可能枯燥的“画像”,却正对他的胃口,画室就是家,除了画画,心无杂念。如今刘小同正和同事们一起,致力于完成莫高窟第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这项工作从2017年开始,预计到2023年结束。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2006年6月,杨金礼在布达拉宫参与壁画保护修复工作。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发(受访者供图)

  4月19日,在莫高窟第231窟,杨金礼在修复出现病害的壁画。

  杨金礼今年35岁,他2006年就来到莫高窟,从学徒做起,逐渐成长为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技术服务中心的一名壁画修复工作者。杨金礼每天都会和同事来到洞窟内“面壁修复”,通过专业技术手段解决壁画产生的起甲、空鼓、酥碱等病害,帮助壁画对抗时间的流逝。

  在莫高窟,有一群年轻工作者,他们正值芳华,或受前辈感召,或为实现艺术理想,离开热闹的大城市,来到安静的莫高窟。“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是他们共同的感受,“传好接力棒”是他们共同的愿望,“择一事,终一生”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他们和一代代莫高窟人一样,来到这里,留在这里,牵挂这里。

  新华社记者 杜哲宇 摄

(新华网)

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zjnews_mzb@163.com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宗教领袖对话”分论坛举行
  • 《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管理办法》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