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本土、深植时代,书写新疆故事——2020年新疆文学观察
来源:《中国民族报》 张春梅 发布日期:2021-08-21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天山大峡谷。图片来自新华网

  2020年,新疆的文艺工作者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扎根本土、深植时代,以丰厚的文学创作,展示宏大的社会主题和人民主体的风骨与精神。抗疫、援疆、驻村脱贫攻坚、军旅生活、儿童世界,多种题材各有华章,文艺融合共生发展。

  以文学的方式进入抗疫现场

  毫无疑问,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这一年举国关注的主题。新疆作协勇担使命,组织各族作家创作了一批抗击疫情的主题作品,凝聚起全区文学工作者抗疫的力量和信心。其中,特别突出的有雅楠的报告文学《天山战疫者》。雅楠一向以写军旅题材的报告文学见长,不惮以最大的努力扑向第一现场,这也是她的作品能在众多文学作品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天山战疫者》是作家现实写作的延伸,作品选取新疆医务工作者穆清爽等赶赴武汉抗疫的一个个感人瞬间,描画出2020年“逆行中最美丽的人”,“不计报酬 义无反顾”八个大字勾勒出这场抗疫攻坚战的决绝,而“白衣执甲 大爱无疆”背后的艰难更是令观者动容。

  柳振师的散文集《以你们的影子前行》也是一部代表性的抗疫之作。他以“病毒携带者”的自我假设,带入“与死亡抗争”的艰难,“疫情面前,人人自危,能被一个喷嚏吓得趴下”,而“那些逆行的勇士们,迈着稳健的步伐,从四面八方赶去……”在疫情突如其来的日子里,有无数“无名英雄”奋战在前线,与死亡搏斗。他们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我们无从得知,这种“影子般的存在”却以强大的力量告知民众:铁甲依然在!共和国的勇士正在战斗,他们汇聚成击败疫情的人民力量。

  跨时代对话的军旅写作

  军旅题材是这一年新疆文学的主体段落,共和国军人成为新疆文学书写的亮点。军旅作家周涛退而不休,勤耕不辍,在2017年推出第一部长篇小说《西行记》,以散文化的笔调讲述了大学生姬书藤来到边疆部队的生活经历,历时数十年的时间跨度,呈现出“支边”的历史情境。2020年,周涛接续他熟悉的领域,创作的长篇小说《学生连》获得自治区重点资助。老作家周涛在上世纪80年代即引领了在新疆当代文学史上极具影响的“新边塞诗”“散文热”等文学思潮,他从诗歌到散文再到古稀之年的小说写作,讲究的就是不拘泥于文体、人或物的一时一地,在现实与过往的交接中展示充满厚度和沧桑感的历史图景。《学生连》与《西行记》就是延续了“新边塞诗”昂扬、刚健的诗风,展现出旷达、包容且充满力与美的游牧精神。

  同样是军旅写作,“85后”青年作家董夏青青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条书写之途,她的短篇小说集《科恰里特山下》获得了第六届天山文艺奖。如果说周涛的写作充满动感和激情,是不断打破自身经验和文体的“狂狷”性格的彰显,董夏青青的写作则是在书写者“我”与书写对象之间建构起“看/被看”的互视关系,以确保“我”的冷静与客观。而且,董夏青青的作品始终围绕军旅中的细节着笔,不事张扬,冷静的思考与令人震撼的“军旅生活”往往触动读者、令人深思,使人在掩卷之余获得精神的提振和心境的升华。《科恰里特山下》写了一群年轻人怀着对军旅生活的无限憧憬和热爱参军入伍,来到祖国边疆,在这里锻炼成长。作者将写作重点放在“参军热”和“军队体验”的冲突中去写,回答的是今日军人“守护谁”的根本问题。文字中没有大开大合的场景,那些细碎的日常生活反而写出了当下青年人的情感温度和责任担当。有评论认为董夏青青的写作重新定义了“青年写作”,是颇有见地的。

  现实主义写作传统光彩依旧

  近些年,对于新疆作家来说,长期以来形成的现实主义传统已经成为写作的底色。作家阿拉提·阿斯木的“时间”系列小说从2013年发表在《当代》的《时间悄悄的嘴脸》开始,延续至新近的《他人的篝火》(《民族文学》2020年第7期)。阿拉提的小说很少将时间线拉回至久远的过去,而是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现实社会。《他人的篝火》全文采用人物的绰号进行叙述,以幽默的方式勾画了一场寿宴中的人生百态,写出了城镇底层民众的生活日常。其中,维吾尔族的“恰克恰克”充斥其间,展示出文本鲜明的民族文化特色。阿拉提在故事讲述中,有意识地与写作对象拉开距离,以冷静的态度审视城市化进程中的欲望人生,这种着重书写城市生活的选择也紧密贴合着中国当代文学的普遍主题:关注城乡差异中的人性问题。阿拉提的写作在近些年的新疆文学创作中有着典范意义。

  天山文艺奖是新疆文艺的最高奖,自2002年设立以来,推出了一大批顺应时代呼唤、讴歌稳定发展、满足群众期待的优秀作品。作家鞠利的长篇小说《在新疆长大》入选第六届天山文艺奖,这部作品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出生在兵团绿洲的“疆二代”和其父辈们一起成长的故事,描绘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投身于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两代人创建幸福家园的艰难历程。在鞠利的笔下,“兄弟”情谊也常写常新。他以“兄弟”为主题串联起火热的援疆、驻村和脱贫攻坚工作。他的长篇小说《援疆兄弟》《同心兄弟》《驻村兄弟》,被称为“兄弟三部曲”,与《在新疆长大》一起,以追求美好生活的理想为旗,讲述了新疆各族同胞血浓于水的融洽关系,讴歌时代的平民英雄,一批扎根新疆大地的“新疆脊梁”形象跃然纸上。

  文艺融合共生发展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散文、诗歌、长篇小说是新疆文学的主体,这种情况这些年开始有所变化。长篇小说依然是主要文体,但非虚构的纪实写作也颇受注目。此外,儿童文学、民间文艺、民俗观察、口述历史等则多向并举,丰富了文学艺术的形式和内容,展现出文艺融合共生之势。

  熊红久的报告文学《洒满阳光的村庄》折射出新疆纪实写作热潮。作家的创作一贯富有鲜活的生活气息,且擅长以细节勾勒波澜起伏的故事。《洒满阳光的村庄》聚焦新疆近些年的驻村工作,以对照的方式写出了“村庄漂亮起来了 从外部环境到人的思想 从昨日的暗夜到今天的明亮”,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新疆。

  儿童文学的兴盛不仅在新疆,在新世纪的这20年都是颇为引人注意的文学现象。2020年,作家毕然的《雏鹰飞过帕米尔》细致地描绘了帕米尔高原上塔吉克族少年儿童成长、生活的真实状态,展现了帕米尔高原上独特的民族风情和传统文化。这是一部带着爱和温暖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毕然从事儿童文学写作多年,曾有很长时间以自己由孕而生为线索,带着强烈而清晰的情感体验,呈现出“母与子”的世界。这部《雏鹰飞过帕米尔》温情呈现出塔吉克族孩子的日常,倘若没有长期的田野观察和彼此亲近的交流,是很难办到的。

  这一年,越来越多的新疆作家开始向民间文艺纵深发展,如获得2020西部文学奖的散文《狩猎秘籍》,其作者王族多年来一直行走在广袤的新疆大地,探寻隐秘的西部声响和自然奥秘,作品一定意义上实现了生态、文学、地理和民俗的跨界融合。同时,《狩猎秘籍》延续了作家多年来关注的狩猎故事,串写起千百年来西部草原的游牧文化。

  2020年,以“世纪回望”为主题的《新疆社会发展口述之新疆音乐口述史》《新疆社会发展口述之新疆舞蹈口述史》《新疆社会发展口述之新疆电影口述史》,成为新疆文艺界庆祝建党百年的代表作。口述史,辅之以多年来从未间断的民间文学搜集整理,《江格尔》《玛纳斯》以及哈萨克阿肯阿依特斯和史诗达斯坦等,共同托举新疆文学的丰厚意蕴和大地意识。

  (作者系江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编辑:文静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用文学的方式为人民书写 为时代立传
  • 品经典·学党史
  • 庆祝建党100周年·红旗漫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