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山过海非常业,立德传灯无尽年“黄檗文华润两邦——隐元及师友弟子的禅墨世界”书画展在京举行
来源:中国民族报 记者 吴艳 发布日期:2022-04-05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四百年来沧海换,宗风不改隐元师。开山过海非常业,立德传灯无尽年。”300多年前,隐元禅师东渡日本,谱写出中日两国民间友好交流的一段佳话。今年适逢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和隐元圆寂350周年,为彰显隐元为促进中日两国文化交流和增进两国人民友谊所作的贡献,中国佛教协会、中国美术馆主办,福建福清黄檗山万福寺、浙江杭州永福寺协办的“黄檗文华润两邦——隐元及师友弟子的禅墨世界”书画展近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将持续至4月13日。

展览现场。吴艳摄

  本次展览汇聚了主要由杭州永福寺收藏的隐元与其师费隐通容,弟子木庵性瑫、即非如一、独立性易和东皋心越等禅师的书法绘画作品100多件,是黄檗书画文化艺术的一次集中展示。展览还展出了9件以“隐元”冠名、一件以“黄檗”冠名的明代家具复原品。其所参照的原物都是隐元传入日本的明代家具、禅具,现珍藏于日本京都黄檗山万福寺,是黄檗文化的珍贵遗产。由雕塑家、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创作的雕塑作品《隐元禅师像》也一同展出,该雕塑作品的另一个版本于2021年11月在拥有400年历史的日本长崎古寺东明山兴福寺落成。

  隐元东渡传法与中日文化交流

  隐元是我国明末清初高僧、日本佛教黄檗宗开山祖师。隐元于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师从临济宗鉴元禅师剃度。他周游各地,后在福清黄檗山师事费隐通容禅师。隐元东渡之前,曾两次主持福清黄檗山达17年,组成了名振东南的黄檗宗教团,奠定了中国黄檗宗的基础。1654年,应日本佛教界邀请,花甲之年的隐元率众弟子东渡弘法,于京都大和山(今京都宇治)创建寺院,命名为“黄檗山万福寺”,在日本开创黄檗宗,与日本禅宗的临济宗、曹洞宗鼎足而三。

 

圆觉无穷体,众生在其中。 (费隐草书)

  自隐元禅师东渡开创黄檗宗开始,在129年里,共有17位中国法师应邀担任过日本京都黄檗山万福寺的住持,被写入《黄檗东渡僧宝传》的东渡传法高僧有79位,东渡人数之众、时间持续之长、空间跨度之广、传播文化种类之多,世所少见。他们带去的中华文化、科学技术涵盖了儒学、佛学、文学、书法绘画、建筑营造、雕刻、印刷、医药、农业种植、饮食生活等方面,堪称中日文化交流互鉴的典范,对日本当时的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演觉在致辞中指出,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中日佛教同宗同源,在源远流长的友好交流史中,共同编织了历久弥坚的“黄金纽带”。古代中日佛教交流是两国文化交流的强大动力和重要载体。此次书画展将带领我们走进隐元师徒作为禅门祖师与文化使者的禅意世界,了解隐元师徒的历史贡献,感受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也将唤起中日人民的美好历史记忆,激励我们共同致力于加强中日文化交流、开展民间往来、促进民心相通,为中日两国世代友好、维护东亚和平安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新贡献。

  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在给主办方的贺辞中表示,隐元禅师开创日本黄檗宗,创建万福寺,将黄檗禅的法式仪轨传到了日本。同时,作为书法大家、禅师,也对日本书法史产生了巨大影响。日本黄檗宗万福寺在贺信中表示,今年恰逢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我们将继承祖师遗德,为了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与中方一道共同推动两国的友好交流活动。

  黄檗书风对日本书道影响至深

  隐元在日本被尊为媲美唐代鉴真、宋代道隆的高僧,他精熟儒道之学,能诗善书,其书法造诣深厚、独具魅力。与他同去的弟子几乎人人能书善画,他与弟子木庵性瑫、即非如一被誉为“黄檗三笔”。

 

圆觉无穷体,众生在其中。 (费隐草书)

  隐元和黄檗僧团创作了大量书法、绘画、篆刻作品,在他们的推动下,一种以中国文化为本而糅合日本风格的“黄檗文化”渐渐萌芽,并迅速影响了日本的禅学、艺术、印刷术、建筑、茶道等。“黄檗文化”以民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弘扬禅宗精神,传播中华文化,深刻影响了日本江户时代的文化格调和审美情趣。

  “浓墨飞白万里一条铁”是黄檗书风,隐元及其师友弟子的书画作品以禅心般若为体、翰墨丹青为用,行云流水间蕴含慈心悲愿,展露禅者风范,彰显活泼妙用,是中日两国书法艺术史上的经典之作。隐元东渡日本时带去大量苏轼、黄庭坚、米芾的字帖,万历版的《集篆金刚经》更是终生不离手。

  作为隐元的本师,费隐虽未东渡日本,但在日本深受黄檗僧徒的敬仰,其墨迹更被收藏家所珍爱。明末兵乱之际,费隐被伤及右腕,晚年的书法皆以左手书写,其行书奔放刚健,大字尤其豪俊,随意所之,神采照人。从费隐、隐元、木庵、即非到其他弟子,都深受明末清初革新派书家的影响。木庵的大字草书气势磅礴、雄厚浑成,但小字却依旧秀逸从容,颇有董其昌的优雅流畅之风,正是传统与变新之间的磨合。即非的楷书及行书结构严谨,中锋着力,且善用大笔粗墨,沉雄浑厚;草书则灵动飞扬,笔笔精到。木庵和即非亦常在书法之余作画,静淡简约,只属游戏笔墨。但黄檗门下僧徒及信众都直接受到他们的影响,禅宗书画艺术在他们的引导和推动下,蓬勃发展了200余年,成为日本文化史上辉煌的一页。

 

红尘堆里乐优游,骑个驴儿得自由。笑月吟风闲物外,也须透脱祖关头。 (木庵行吟图)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高世名评价说:“费隐、隐元二位禅师以降,黄檗一宗不独佛理精湛,于诗文书画之道更是成就非凡。黄檗东渡所传播推动者,于佛学义理、丛林清规外,更有明代书道变革之崭新风尚。黄檗书风与历代禅林书家的冲淡圆融有所不同,他们的作品或笔力雄厚、紧劲连绵,或拙朴奇伟、磊落旷达,或绵密遒媚、潇洒从容,皆能成就一番意境深远的博大气象,对日本书道影响至深。”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中国美术馆提供)

《中国民族报》(2022年3月29日 8版)

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zjnews_mzb@163.com

(编辑:吴艳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管理办法》公布
  • 宗教中国化进程中的代表人物
  • 宗教中国化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