畲家乌米饭
来源:《中国民族报》 张茜 发布日期:2022-04-10浏览(10)人次 投稿收藏

  乌米饭,紫黑紫黑,闪烁着油光,盛装在一个握拳大小的草编包里。草、米、乌稔树叶混合起来,如兰花香气般丝丝漂游在我的嗅觉里。

  我坐在城里的一个畲家小饭馆,这家饭馆就在我常去的琴行隔壁。我打小不爱吃甜食,但乌米饭的甜似乎不包含在内。小小饭馆,六张小桌子,客人坐得满满的,我选临窗的角落,只要一个乌米饭,其他的肉片汤、炖罐、炒米粉……与乌米饭相比,显得浊了些。我拿起一把小巧的长柄木勺,擦着草包边缘,轻轻舀起一勺乌米饭,送到唇齿间。心清净,眼微眯,先是草包的草香,再是染黑糯米的乌稔树叶的清香。这清香让我慢慢品咂,试图捕捉那稍纵即逝的来自山野的植物气息。那气息如空气里的兰香,总是难以捕捉。

  饭馆墙壁上张贴着:乌米饭,野生乌稔树嫩叶染制而成,益肠胃,养肝肾,凉血养筋。

  乌稔树,从知道它的名字那刻起,就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是灌木还是乔木?叶片是圆形还是卵型或者……眼前立即幻化出一片山野,各种植物密匝匝,乌稔树就在那里生长。

  一个暑天,我在闽东的原始森林里采风,向导小妹突然叫起来:快看!乌稔果!几道目光一起射向她手指的那棵灌木。灌木在森林里飞扬地长着,枝条斜甩出几米高,一对对长卵型叶片下,缀满了指头蛋儿大小的黑浆果。小妹急匆匆摘下一捧果子,边往嘴里送边说:这是畲族人家做乌米饭的果子,也是我们小时候的零食,多少年没吃到了。我在听到乌稔果三个字时,浑身一激灵,就冲到了树跟前。站在树旁,细细地看着,看枝干,看叶片,看树皮的颜色和性状。伸手也摘下一些果子,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抬头间,愣住了,只见小妹嘴唇乌黑,牙齿乌黑。她哈哈笑着说,乌稔果带有甜甜的微苦,很好吃的。我犹豫着咬开一颗果子,有点甜,有点苦,有点涩,但介于它的好功效,吃了好几颗。那天精神的确特别好,重要的是采回了一个乌稔树的标本。

  畲家人吃乌米饭的历史悠久。三月三是畲族的传统节日,也叫乌饭节。畲族以三月三为谷米的生日,家家吃乌米饭。每年三月三,畲族人都要采乌稔叶煮出汁水,拌入米中烧饭,做乌米饭、吃乌米饭是三月三一项重要的传统。在畲族民众中,三月三是堪比春节的重大节日,许多人家往往选择在这天举办婚礼等。节日里还要赶舞场,夜幕降临以后,还要举办篝火歌会,会上大家互相对歌,表演传统歌舞及龙灯舞、狮子舞、鱼灯舞、火把舞等,同时还要举行传统的畲族体育竞技活动。

  三月三畲家乌饭节,畲家人喜庆的日子;乌稔树,乌米饭,来自山野里的美好味道。

(编辑:文静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荷花绽泉城  民舞谱华章
  • 美丽家园
  • 感悟民族文学的独特魅力和时代精神